开园时间:
06:00(夏季) 06:00(冬季)
闭园时间:
21:00(夏季) 20:00(冬季)
公园植物
“塞罕坝”是怎样铸成的

 

时间:2017-08-07 10:09

 

  •     

    环保网讯:五十五载寒来暑往,河北塞罕坝林场几代务林人,在极度恶劣的天然前提和工作生活环境下,营造降生界上面积最大的一片人工林。112万亩林海,假如按一米的株距排开,能够绕地球赤道12圈。塞罕坝从黄沙漫漫、林木稀疏,变得绿树成荫、山净水秀。

    五十五载斗转星移,塞罕坝人一棵接一棵地把林木立在贫乏的泥土之中,紧紧地钉在大地之上。他们植绿荒原、久久为功,以艰苦奋斗的优良作风、科学求实的严谨立场、坚持不懈的钉钉子精力,书写了这段绿色传奇。曾经一度“高、远、冷”的塞罕坝,现在变成了“绿、美、香”的“华北绿宝石”。

    著名作家魏巍为此赋诗:“万里蓝天白云游,绿野繁花无尽头。若问何花开不败,英雄创业越千秋。”

    谁是最可爱的人?塞罕坝人当之无愧。

    一分耕耘,一分收成,当初吃的苦都化为了今天的甜

    “那时时常刮风沙,大的时候对面看不到人,现在没那个风沙天了。住上了三室一厅的房子,天天跳舞、唱歌、打太极拳、打门球。有付出就有回报,我们现在享福了!”80岁的塞罕坝林场退休职工潘文霞,乐呵呵地对记者说。

    回忆起当初吃的苦,她认为,再苦再累也值得!

    1969年,潘文霞来到塞罕坝大唤起林场,在苗圃从事育苗工作。育苗需要掏大粪给幼苗施肥,年轻俊俏的潘文霞二话不说跳下粪坑,一瓢接一瓢地掏。中午吃饭,丈夫做了香喷喷的面条,饥肠辘辘的潘文霞端起碗来,却怎么也吃不下去,不由得泪流满面。面条一口也没动,下午持续接着干。

    再后来,她就适应了,粪照掏,饭照吃,“有时候忙到晚上10点多才回去,真实太累了,吃着吃着饭,人就睡着了,碗和筷子‘哐当’掉在地上……”

    有时,年幼的儿子会光着小脚丫,跑到苗圃里找妈妈。潘文霞怕孩子踩着幼苗,老是立刻狠心地把孩子赶回家去,同时不忘吩咐一句“把家里的门锁好”。

    恶劣的自然环境和艰难的工作生活条件,是塞罕坝林场创业者们必需闯过的难关。

    1962年,原林业部从全国24所大中专院校调配了127名毕业生,和河北承德当地242名干部、工人一起,组建塞罕坝机械林场,向荒野沙地进军。9月份,从承德围场县城到塞罕坝的路上,18岁的尹桂芝坐在一辆解放牌大货车里,一想到“马上就要到祖国最需要的处所去了”,心中非常兴奋。

    路程颠簸,这支年青的队伍一路欢歌。下车的那一霎时,尹桂芝一行人却彻底“傻了眼”:没有宿舍,到处是半人高的野草,孤零零一座小破屋,连张床也没有。

    9月的塞罕坝已经进入冬季,温度开端急速下降。这里年均匀气温零下1.2摄氏度,最低气温零下43摄氏度,冬季严寒肆虐。夹着雪花的“白毛风”直钻领口、裤管。

    尹桂芝和几名女工抱来干草,在小破屋里搭了个窝,又赶快糊上窗户。不少人只能住进羊圈、马棚,有的人则用石头、秸秆架起了草房、窝棚。

    外面刮风下雪,屋里经常涌现一层冰。气温直逼零下40摄氏度,烧着火炉子也丝毫没有温暖的感到。“我们睡通铺的几个女工就蜷缩在一块儿,戴上皮帽子,把本人裹得尽量严实一些。”尹桂芝说。有时,积雪足有3尺厚,推不开门,大伙儿只能从后窗跳出去。

    在育苗圃,只管寒风袭人,手冻肿了、裂了口子,尹桂芝和同事们仍在泥潭里保持工作。她们一坐就是一天,每人每天得选上万棵苗子。

    “收工的时候,腿都不听使唤了,站不起来,腰也直不起来。整个人就像僵住了一样,好半天才干动。但大家的心里就是憋着一股子劲儿:一定要把苗子育好,把林子造好!”尹桂芝说。

    承德农专毕业的赵振宇,也于1962年来到塞罕坝。作为一名施工员,赵振宇每天都要在山上巡查,走几十公里的路。有时晚上回来,棉衣冻成了冰甲,棉鞋冻成了冰鞋,走起路来哗哗响。

    “晚上是最难受的,被窝成了‘冰窝’,怎么睡?有人就把砖头和石头扔到火堆里,烧一阵子,再搬进被窝。”赵振宇说。

 

  
友情链接
湖北省荆州市沙市中山公园(荆州新网) 鄂icp备09005832号-1
建议使用1024*768分辨率IE6.0以上版本浏览器